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山水
  淠河
  乱石成阵
  那些被青山调遣出山的兵勇
  在水落才会停止他们闪展腾挪
  表情敦厚
  在水之上
  运盐的歌谣风干在各码头
  茶香一直从这里四散八野
  冲浪的木排散乱在一个崖口
  还有不知是白匪还是红军的号声时时响起
  这经年往事被一只水鸟衔着撩过水面远去
  在水之下
  大洋银圆生着苔藓
  铜弹壳长出老人斑
  不知是兽骨还是人骨在汛水里时隐时现
  大河打着寒战
  山洪突来
  河床陡升
  淠河和他兄弟史河一样困顿
  金色河沙被吸沙泵抽去
  鱼族的抗议没有人来接访
  好在没有被一个叫工厂的污染
  它还得给虚胖的大合肥度身
  这水就是剐水
  鸟语
  鸟语拎着我的耳朵
  让我起床推窗
  目光远眺
  晨光暖昧
  看不到一只鸟儿
  鸟语水泡似的从竹海深处
  飞出
  叽叽喳喳
  昨晚的酒事闹得太大
  许多细节断片在上楼的台阶
  只记得
  钟求是和我同属龙
  我和胡翔罍了两个罍子
  还有我叫了谁为母亲
  喝到酒酣畅淋漓时
  一定惊扰了窗外鸟儿
  故此
  他们就在清晨三点
  开会声讨我们
  这也是公平
  烧水泡茶
  我跪坐几案
  静听你们教诲
  一句二句三四句
  听着
  花开花香
  听着
  东方即白
  听着
  宿醉人目明耳聪
  心平静
  探茶事
  清明过后
  茶山萌动
  叶叶初成
  纤指开始舞蹈
  摘茶分条
  生火炒茶
  火光点点
  满谷流香
  山村睁着布满血丝的眼
  看一种绿变成另一种绿
  制茶不易
  采茶女的例假会被新鮮茶汁叫停三月之久
  炒茶人阳火亢奋口角生火疮
  他们不喝新茶
  茶季过后
  县医院腰椎盘突出的诊所人头攒动
  都是茶农
  弯腰的动作
  是让生活体面地直腰行走
  听完这些
  我购茶不再
  讨价还价
  盘山公路乱语
  黑蟒缠身
  青山沉默
  好无道理可言
  青山被谁挠破脸
  从此,青山生出愁意
  有了抬头纹
  少了清修安静
  汽车是它不喜欢的怪兽
  不愿领养
  黑蟒继续勒紧
  青山窒息
  坠石纷纷
  每一次转弯
  都留下惊叹
  可惜了
  花草树木虫鸣鸟啼
  迩不事父
  远不事君
  一切花草鸟兽姓氏我要知道干吗
  我不要读诗写诗
  在盘山公路上
  我气喘吁吁地上
  呼啸如风地下
  我头晕
  请捺着足三里
  别吐脏了青山
  我是谁的帮凶
  谋杀一座山又一座山
  我路过我罪恶加身
  敬本山蛊
  下蛊
  他俩以诗的咒语
  让这座山有了千年磁场和万有引力
  读上一句
  谁都会染上那绝句的瘾
  当我如岩石
  生萌苔癣一样萌生厌世时
  我会悄声朗读那四句箴言
  不厌,且两不厌
  他们是谁
  贤者谓谢眺
  智者是太白
  独坐处
  风此时都是多余
  苍云也可省略
  我独坐
  亭也可减法般地拆去
  不想来程和去处
  不想蝉鸣和歌声
  只让松香溢过我的发际和视野
  只让弱草和我一道摇曳
  独坐,我不想半点心思
  让山帮我去想吧
  想岩老如黛
  树木茂盛
  柏枧引
  柏树之衣
  清香为枧
  引清溪漱我长发之外
  还有经涌、农俗、山歌和草药之经典
  柏枧在南
  水阳江西
  如我的手串系在左腕或右腕一样
  都不重要
  静脉动脉
  动词的核心
  入我心房
  入皖南之心房
  一样不能或缺
  天天潺潺
  天天汩汩
  晓色疃疃
  烟霞氤氲
  我或流淌
  我或远去
  揽怀式
  云手之后
  你揽怀天下
  揽下广教寺、一峰庵、敏应庙、昌黎祠
  揽下谢李、宗元、禹锡、范仲淹文天祥
  吸呐呼出之间
  腹鸣骨响
  行者来去
  留下些许感悟
  岩石心中
  还有什么故事
  谁揽入怀谁沉默
  单鞭策马
  你不敢左顾盼
  看山势一路走险
  我和水阳江水一起激荡
  收势时
  我忘记你和青葱岁月的豪气
 
李云鸟语青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