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沉默的萤火虫
  怎样才能变成一只萤火虫呢?自从放了暑假,这个问题时不时就跳出来,逗得丁丁心痒痒的。
  田野上的萤火虫,多美呀!它们打着黄绿色的小灯笼,静悄悄轻悠悠地飘荡,不需要一丝力气,就像浮在水中。它们长时间发亮,或者一闪一闪,在低空滑行,在枝叶上伫停,将身形融入混沌的夜色,只呈现那么幽微神秘的光点,叫人不由屏息凝视——可它们又那么多啊,好像星星下来赶集似的。要是能够变成一只萤火虫,就能加入奇异的萤火集市了吧,还能照见无数蛙虫,会知晓夏夜多少秘密啊。
  "萤火虫,打灯笼。飞到西,飞到东。"跟别的孩子一样,大人在户外乘凉的时候,丁丁爱唱这首古老的歌谣。但丁丁心里想的,却跟别的孩子大不一样。别的孩子是唱萤火虫,丁丁是唱自己。别的孩子唱着唱着就追萤火虫去了,丁丁唱着唱着也追萤火虫去了;但别的孩子是想捉住萤火虫,而丁丁是想变成萤火虫。
  夜里,丁丁跟随父亲去看水。没有月亮,父亲拿着一把上三节大电池的大电筒,丁丁拿着一把上两节小电池的小电筒——才比手指粗一点点,小巧玲珑的。
  到了自家禾田入水口,两把电筒照着水沟里用泥巴石块砌成的分水坝。哼,已经被人家动过了,流进自家禾田的水细细的,好比斟酒一般。父亲蹲下去,将分水坝整一整,让自家分到的水占一小半。
  丁丁说:"我们要分多点!"
  父亲说:"人家在下游也要水的。"站起身又说:"沟里水不旺,我去上游看看。你在这儿守着,不要乱跑。"
  父亲沿着水溝大步往上游走,身形越来越模糊,渐渐就被夜幕遮住了,只能见到大电筒的光柱。二季稻刚插下不久,田野上看水的人很多,父亲再走远一点,晃来晃去的光柱都是那么相似,再也无法分辨。
  丁丁独自待在原地,时间稍长就觉得无聊。要是变成一只萤火虫飞来飞去多好玩呀!这个念头又冒出来了。丁丁用手蒙住小电筒,看着掌指变成鲜红的胡萝卜,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穿着绿背心呀,把电筒系在肚皮跟前,用背心一蒙,那团光就变成绿色的,有一点像萤火虫的光呢。
  "萤火虫,打灯笼。飞到西,飞到东。"丁丁在田埂上行走,一边唱歌一边想象自己变成了萤火虫,不由得张开双臂,上下扇动起来。夜风托着他的胳膊,他只觉得身子一轻,同时猛地一缩,就浮在空中了。
  啊,背上长出翅膀来了,肚皮在发光!
  丁丁吓坏了,停在禾叶上,愣了好一会儿,又高兴坏了。他看见自己细而黑的腿脚,一节一节的黑肚皮,都是那么坚硬光滑,仿佛穿着钢铁铠甲。头上竖着一对钢鞭似的触角,同样乌黑油亮。翅膀也是黑色,既有结实的鞘翅还有柔软的后翅。最神奇的还是肚皮,末尾三节仿佛藏着明亮的宝石,黄绿色的光芒透过肌肤往外散射,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夺目。丁丁一直以为萤火虫不过是无比柔弱的小小飞虫,不料竟是如此精悍的守护暗夜的黑甲飞将。
  丁丁变成了萤火虫,田野也变得奇特有趣。禾苗如同高大的芭蕉树,叶子像绿色的长袖在飘摆。风儿洋流一般浩浩荡荡,禾苗的森林涌起宽广的波涛。菜花粉粉的芬芳特别浓郁,仿佛能够沉淀下来。星星变得多大多亮呀,光线像银色的雨丝满空撒落。啊,遍布田野的青蛙、蟾蜍、蟋蟀、金蛉子、纺织娘蝼蛄……有的在唱歌,有的在奏乐,这一切过去只是觉得好听,现在全都听得懂了——
  "呱!呱呱!呱!呱呱!"青蛙在唱:"我会遇见谁?谁会遇见我?"
  "咕咕!咯!咕咕!咯!"蟾蜍在唱:"长相丑陋,并不妨碍唱歌。"
  "唧唧,唧唧——"蟋蟀拉响翅琴,琴声在倾诉:"谁是我的知音?谁将伴我一生?"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金蛉子打着密集清脆的响板,告诉黑暗中的知己:"快来吧,别犹豫!快来吧,别犹豫!"
  "轧织织织织织……"纺织娘的筝曲意思是说:"我愿做牛郎,谁来当织女。"
  "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缕。"这是蝼蛄的沙铃,大意是这样的:"沉默的萤火虫,请照耀我。寂静的萤火虫,请照耀我。"
  ……
  难怪田野上夜夜热闹非凡,那么多的歌手和乐师要展示才华寻找伴侣。萤火虫既是寂静的听众,也是沉默的评委。哪儿萤火虫最多,哪儿的音乐家就获胜了。
  终于变成萤火虫啦!丁丁暗自激动,试着张开翅膀。
  好几只萤火虫顺风飞来,虽然谁也不能出声,但都把灯闪一闪,丁丁就明白它们在"说"什么了:"喂,怎么老待在这儿?""走吧!跟我们走吧!""当评委去呀!"
  丁丁展翅升起,同大伙儿在田野上游荡,觉得哪儿的音乐好听就聚过去,用生命的光彩照亮黑暗中的表演者,好比移动的舞台灯光。
  告诉你哦,如果萤火虫仅仅是听众加评委,那些形形色色的歌手和乐师才不会如此卖力呢。散发可爱光芒的小精灵们,还要担负一项既重要又浪漫的职责,就是操办婚礼。如果你看到哪儿萤火虫特别多,而且特别忙碌,那儿保管有一对甚至几对新人。
  一开始,丁丁看到哪儿举办婚礼就飞过去,在成双成对的蛙虫头上飞舞,为它们祝福。后来丁丁却想,不能光凑热闹,我也得做一回媒人才好。原来那些单身的歌手乐师在黑暗中表演,哪只萤火虫第一个照亮他们,并且守护他们直到伴侣出现,就算是媒人。只有媒人才有资格接受新人双双敬酒。酬谢媒人的是花露酒,用花蜜和露珠酿制而成,斟在五颜六色的微型花杯里。尽管丁丁年纪还小,不会喝酒,但却稀罕这种十分难得的荣誉。
  丁丁独自飞来飞去,在草坡上发现一只瘦瘦小小的雄蟋蟀。它孤单单地蹲在洞穴门口小小的坪地上,操着不大像样的翅琴拉着一支生涩的曲子。丁丁在上方盘旋着,最后落在草叶尖上。雄蟋蟀停止拉琴,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的翅琴音色不好……还在练习……练习……"
 
小河丁丁乐师媒人肚皮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