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见证高岗自杀现场
  在1954年8月17日那一天,力伯畏(力伯畏,原中央保健局领导人之一,曾任中央领导人的保健医生。)正在中央保健局的办公室值班,大约9点前后,突然接到高岗身边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她并不知道打电话的人究竟是哪一位,她分析可能是高岗的秘书,电话急着要找傅连暲。但当时傅连暲外出了,不在中央保健局,就由力伯畏接听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当时并没有详细讲清楚高岗的情况,只是说高岗出事了,不省人事,可究竟怎么引起的,他们说不清楚,而且他们也确实说不清楚。所以他们请中央保健局的医务人员迅速赶到现场。
  力伯畏从电话中感到问题可能比较严重,但她根本无法预料她们曾经的保健对象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从高岗受到党内批评、第一次自杀未遂,到这次来电话,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但对高岗、饶漱石的揭发批判,始终是在党内高层进行的,一点也未向广大中共普通党员及中层干部们透露。
  高岗、饶漱石在受到批判以后,他们的医疗保健工作还一直是中央保健局负责。力伯畏听到来自高岗身边工作人员那里的告急电话,第一反应是不能自己单独前往,必须再叫上一位压得住阵的医疗专家同赴现场。
  她随即拨通了当时北京医院院长计苏华的电话,对他说:"高岗那里出事了,要我们去人。我们这边的车一会儿就到,接您一起去高岗家。"也许计苏华也听说了有关的情况,因此他准备了一套洗胃的设备。
  给计苏华打完电话,力伯畏又给在京的苏联医疗专家打了电话,请他们也尽快赶到高岗家。按规定凡是重要领导人身体出了问题,在中央保健局布置抢救的同时,都通知苏联专家到场,以便有问题及时咨询请教。
  两个电话打完后,力伯畏要了一辆车,从弓弦胡同出发,先到北京医院接上计苏华,并把洗胃设备搬到车上,随后,就朝东交民巷8号院疾驶而去。
  北京医院距离东交民巷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力伯畏和计苏华下车就直奔高岗的卧室。到现场一看,高岗已经死亡,再进行任何抢救都没有意义和必要了,所以尽管力伯畏他们带来了洗胃设备,却没有派上用场。
  很快,苏联专家也赶到了,苏联专家到达后,才把高岗的身体翻了过来。在翻转的时候,他们发现床上有一颗胶囊,大概是高岗在吞咽时散落到旁边的。通过这颗胶囊,医生们才得出"高岗是吞服了安眠药"的判断。
  按以往的规定,高崗的秘书随即通过电话向中央办公厅同时也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负责人做有关情况的汇报。在力伯畏的印象中,后来好像当时公安部保卫方面的苏联专家也来到了现场。
  据高岗的秘书赵家梁回忆,11点左右来到高岗家的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有政务院秘书长习仲勋,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马明方,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此时,中央保健局的医务人员已经没什么事好做了,便收拾好带来的东西,离开了高岗家。
  高岗虽然于1954年8月17日吞服安眠药自杀身亡,但中共中央直到1955年3月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时,才由邓小平代表中央做了《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报告》,并于会上通过了《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决议》,力伯畏也是到了此刻,才比较清楚地知道高岗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保健中央专家文摘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