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贪污宗法后台


  三声枪响,大快人心。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大贪污犯王守信、王仲、李竞芳相继伏法。倒卖木材贪污受贿的张继伟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前三人,使我想到了建国初期的三声枪响:张子善、刘青山和宋德贵的伏法;后一人却令我想起了王熙凤。
  如果要在大观园里查贪污,那么,我敢肯定,王熙凤就够得上是个贪污头子。这位女权术家贪污的手法和胃口是很不一般的。她勾结官府,包揽词讼,徇私纳贿,重利盘剥,草营人命,直至嘲笑司法,玩弄都察院于股掌之上。后来,贾府被锦衣军抄家,等于一次全部家当的大型展览,其中唯凤姐最为豪富,她历年聚敛的财物和体己,竟不下五七万金。
  贾府是个小社会;而当时的社会则是个大贾府。文学毕竟是现实的凝炼。王熙凤,这个一不从政二不识字的女流,如果同当时实际生活中的贪污大犯、执政二十多年的大学士(实握宰相之权)和珅比起来,其胃口和手法,不过小绺而已。和珅在乾隆晚年倚任专横,弄权纳贿,大长贪风。当时北京的官民当铺共有六七百座(《东华录》乾隆卷二十),而和珅一人就拥有当铺七十五座,本银三千万两;拥有银号四十二座,本银四千万两(见《庸庵笔记》卷三《查抄和珅住宅花园清单》)。和珅的宅第,宝玩山积,不可胜数。他的别业就设在西山海甸。乾隆一死,嘉庆立即宣布和珅有二十款罪状,抄没其家产,责令自杀。和珅的家产,绝非贾府可比,共达八九亿两之多。嘉庆从而凭添一笔横财。所以当时谣谚有云:"和珅跌倒,嘉庆吃饱"。
  和珅依仗什么?一曰家世地位。他是正红旗人,其高祖尼牙哈那有军功,本人乃生员(即经过省试的秀才)出身,侍卫宫职是世袭的。二曰后台强硬。他是乾隆的亲家,宠信无人可比。三曰宗法关系。他的另一个亲家是大学士兼刑部尚书苏凌阿。
  大贪污犯都精通吹拍。但在封建社会,天子重宗庙(即宗室),士族重宗祠(家庙),家世出身非同小可,光靠吹拍还不行。王熙凤之所以掌管了荣府的财经、内务、人事、管理大权,主要的不是由于她的口才、机变、办事能力这些个人品格上的特点,起决定作用的是她的家世地位与能给贾府带来的家世利益。
  王家与贾家正处于鼎盛时期。王夫人的长女元春由女史被封为贵妃,贾家顿由世袭贵族一跃而为皇亲国戚。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由京营节度使升任九省都检点内阁大学士。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嫡亲内侄女。她的进入贾府,不仅带来了嫁妆(财产),更带来了权力与家世的利益,加固了损荣与俱的封建贵族之间的高层网络。王熙凤成了两个大家族具有关键性地位的一个关键人物。它们之间盘根错节、千丝万缕的联系,正是通过宗室关系、联姻抱团而形成的。联姻——成了维护封建家世利益,同福同祸,亲上加亲的一条极其重要的纽带。乾隆、苏凌阿与和珅也不仅仅是君臣同僚关系,还是宗家国姻的关系。
  恩格斯说:"对于骑士或官府,以及对于王公本身,结婚是一种政治行为,是一种借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利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74页)
  如今在社会上颇为流行的只重门当户对没有真挚感情的联姻,不正是证明着封建残余的余而不残么?恩格斯的话竟然还葆有如此强大的理论生命力!
  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个张继伟,是伊春市人民政府驻哈尔滨市办事处的接待科副科长,他贪污受赌五万七千多元。他充分发扬了"火力"和地形地物的优势——山区、木材。这儿是一些外地人员到伊春采购木材或投机倒把分子进入林区的第一站。接待科一个副科长哪来的木材?山里有咱的人!什么人?张继伟的父亲就是伊春市的市委副书记兼副市长张明轩。他的叔祖父就是这个市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张成国。仅凭这两大后台,张继伟先后搞出了十一张木材调拨令,调出了木材一千七百一十立方米。贪污的赃款存入银行比放在家里保险,张继伟又利用了岳父所在单位的银行账户完成了这一使命。这正是:老子叔爷批条子,丈人提供存折子,公子大把捞票子。
  我们不妨剖析一下,有些经济犯罪的大要案,往往具有团伙性质,上下串通加上内外勾结。上有强硬的后台,后台中又往往有宗法、联姻的关系网络:下有帮派哥儿们,哥儿们中又往往有"文革"中显赫过而今又对党的三中全会路线持反对态度的人,内有当权者,外有小伙计。个别地方,简直达到一窝烂的地步。从物资、财经,到人事、政法等等实权,不就是掌握在几个家族之手么?赵、钱、孙、李,互结亲家,你撤换了赵家,我还有钱、孙、李家;你调走了李家,我还有赵、钱、孙家。所以有的地方领导班子的一二三把手几度易人,而宗法之网、联姻之络却纹丝未动,完好无损。
  "布下八卦阵,只等飞将来"!
  可惜,如今是人民的天下,毕竟不是封建宗法的铁桶江山。张继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反面教员。既要胡作非为,总会露出马脚。何况赵钱孙李终非铁板一块。
  贪污,即令在封建社会也并非合法的事。不过,它无法根治。明清两代,有所谓"火耗",就是朝廷允许州县地方官在正税之外,自己可以捞百分之十到四五十的外快。何况县府州县衙还得在定额官员之外聘定幕僚,把自己全部官禄拿出来也无法应幕僚之需。那么,只得靠乡绅,乡绅只得向百姓刮地皮。中国历代王朝都想立廉警污,并有许多严惩贪污的记载和对于廉吏循吏之推崇,这正好说明:清官何其少也。所以老早就有贪污误国的佐训:"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宠赂彰也"。这话被千百年来文人劝谏过千万遍,没挡事。
  今天,尽管张继伟们还有能量,但要走王熙凤、和珅之路却不通了。旧日的贪污,虽说从本质上也是吃的民脂民膏,但那时毕竟是私有制:今天,贪官们吸的则是我们每个人的骨髓。尽管在我们的队伍中,在体制管理与规章方面还有很多可供贪污分子利用的人和可钻的空子,但因他们把自己放在与社会主义、与人民为敌的地位,所以必然遭到群众的痛恨,小国之君一类的后台也阻挡不了人民对贪污的揭发。
  近一年多,人民从不断揭出的贪污案件中,看到了中央的决心和党风的好转。不管王熙凤、和珅的后代如何神通广大,其下场,难道会比他们的祖先好吗?
 
舒展联姻贾府后台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