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孝子葛优桑榆暮景时至诚守护耄耋慈母
  近几年来,知名影帝葛优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似隐退了一般。有诸多网友猜测葛优是不是生病了,在与病魔斗争?还有的猜测,他是不是与妻子离婚了?更有甚者,说葛优出国定居了。
  然而,这些都是空穴来风。葛优为何长时间隐遁?真实原因是什么?他遭遇了怎样的人生变故?
  2021年2月,经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到葛优隐遁的背后,原来只因为他是一位拳拳孝子——
  慈母患上"居丧综合征",影帝回家悉心守护
  2016年3月4日,对葛优来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就在这天,他的父亲、著名表演艺术家葛存壮,因脑梗导致脏器衰竭,不幸在北京离世,享年87岁。葛优与母亲妹妹沉浸在丧亲的巨大悲痛中。
  葛优的母亲——施文心老人,此时已经88岁了,一夜之间仿佛苍老憔悴了5岁。因丧偶,她悲痛过度,整整3天,只吃了两个苹果。她将自己关在卧室里,对着老伴儿的遗像整日默默垂泪。
  葛优有个妹妹叫葛佳,一家人在美国定居,她在洛杉矶一家教育机构上班。父亲走后,跟葛优一起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在北京陪伴母亲半个月后,看到母亲状态不佳,她打算继续留在北京。
  2016年3月底,葛佳打越洋电话和老公商量,她打算辞职留在北京照顾母亲。丈夫在电话那端沉默好一会,随后说:"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妹妹、妹夫都是普通工薪族,外甥在上大学,家庭开支很大,妹妹这份收入不能少。葛优关切地对她说:"妹子,你回美国吧,我和贺聪会照顾好妈妈。"
  贺聪是葛优的媳妇,也对妹妹说:"你放心回去,有我们在,妈妈会好起来的。"考虑到现状,葛佳只好与母亲和哥嫂洒泪而别,返回了美国。
  就这样,照顾母亲的重担完全落在了葛优和贺聪的身上。葛优准备将母亲接到家里,给她换个环境,免得日日触景生情。可母亲不愿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老房子,执意要住自己家。
  于是,贺聪提出请保姆照顾婆婆,葛优却不同意:"这不妥,媒体经常爆出保姆虐待老人的新闻,我放心不下。要是妈妈出点什么意外,我会自责一辈子的。"贺聪也认可地点了点头:"也对。"
  母亲身边一刻都不能离人,就这样,葛优为了方便照顾母亲,4月初,便跟媳妇一起搬进了母亲的老房子,同住一个屋檐下。施文心老人住的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老宿舍楼,房子是一套仅仅60多平方米的陈旧小两居。母亲住在主卧,葛优与妻子住次卧。
  那段时间,葛优在家里筛选剧本,贺聪负责照顾婆婆。谁知,一个星期后,贺聪的父亲心脏病复发,早晨起床竟晕倒了。贺聪的妹妹还未退休,母亲年纪大了,照顾老伴力不从心。
  在这种情况下,贺聪无奈地对葛优说:"老公,我要回娘家护理爸爸,咱妈由你照顾一段时间。"葛优点头答应了。于是,这对步入晚年的丁克夫妻,开始分居,各自在家给年迈父母尽孝……
  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失去老伴的巨大打击,施文心神情恍惚,出现了幻觉。葛优在照顾母亲的时候,经常冷不丁就听到她说:"你爸没有走,我听见他在厨房走路呢,你搀我去看看他。"葛优心痛如割:"妈,爸爸走了,你要接受这个现实。"母亲生气了:"你不让我见你爸爸吗?"
  为了不引发母亲的情绪波动,葛优只得攙着她来到厨房。母亲用手将每件厨具摸了一遍,哽咽着对儿子说:"你爸以前经常给我做饭,这些东西上面还有他的气息。"说完抽泣起来,葛优的心也一起疼痛起来。
  母亲的心理和精神状态肯定出了问题,葛优束手无策,决定求医生帮忙。5月16日,葛优带母亲来到北京301医院。大夫为施文心老人做过全身检查,又通过一对一交流后,凝重地告诉葛优:"老人身体机能和脏器没有毛病,主要是因精神过度悲伤和压抑,患上了居丧综合征。"
  葛优一脸疑惑。大夫告诉他:"老夫老妻风雨相伴几十年,一方突然走了,另一方走不出心理创伤,会出现痛苦、忧郁、焦虑等症状。如不及时干预,有可能引发抑郁症。"葛优紧张地问:"那我该怎么办?"大夫便安抚他:"你也别紧张,这种现象在丧偶老人中比较普遍,不算什么疑难杂症。但你一定要多用孝心温暖母亲,再配合药物调理,就能帮助她走出来。"葛优连连点头。
  医生给葛母开了多种镇静类药物,葛优每天督促她按时服药,随着睡眠恢复正常,葛母的精神状况有所好转。
  为了帮助母亲调整情绪,葛优买来20多种母亲喜欢的花,放到阳台上悉心打理。看着一朵朵绽放的花朵,葛优动情地对母亲说:"妈,生命太美好了,活着太幸福了。花卉绿植都热爱阳光,顽强生长,何况是人?"
  母亲看着葛优,热泪盈眶地说:"儿子,谢谢你,妈妈会坚强起来。"听了这句话,葛优轻轻将母亲拥抱了一下,表示对母亲的赞许……
  母亲病情几番反复,至诚守护为爱息影
  2016年7月,施文心老人的情绪终于稳定了很多,她提议儿子出去拍戏。葛优说:"妈妈,从现在起,我每年只接一部戏,拍戏时间不要超过一个星期,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陪伴你。以前我过于专注事业,守护爸爸的时间太少。爸爸走了,我一直很遗憾。到了我这个年纪终于看开了,亲情比事业更重要。"施文心听了,眼里涌出泪花。
  不久,施文心的一位老同事因病去世,她要去吊唁。葛优劝妈妈:"您年纪大了,就别去了,我代表您去。"施文心摇摇头:"不行,以前我们关系挺好的,不送她最后一程,我心里过意不去。"妈妈将话说到这份上,葛优只得陪她赶了过去。
  现场哀乐飘荡,逝者家属的泪眼和哭泣撕心裂肺。这一切,又搅动了施文心内心的悲伤情愫。
  这时,葛优岳父的病情得到控制,贺聪回家了。她与丈夫一起,再次陪婆婆来到医院。医生诊断后,说老人受了外界刺激,居丧综合征出现反弹。
  葛优与妻子做了分工:他负责照顾妈妈,在精神上抚慰她;贺聪负责一日三餐和家里的卫生。
  葛母在家话很少,有时候,不与儿子儿媳打招呼,就独自出门。担心母亲走失,葛优在母亲的房间里支了一张单人床,晚上就睡在上面。葛优在自己的左手腕上拴了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系在妈妈的右手腕上。只要母亲有一点响动,葛优就能醒来。
  葛母年纪大了,睡眠少,夜里她还多次醒来,要么喝水,要么上洗手间。这样一来,葛优也只得跟着妈妈起来。
  8月23日早晨,葛优在洗手间刷牙,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在地。贺聪请社区医生来家里,大夫为葛优做过检查后,告诉他们:"葛老师是因为睡眠严重不足,加上过度劳累导致昏厥。以后多注意休息,不会有什么大碍。"贺聪的心沉甸甸的。
  施文心的心也被刺痛了,含泪对儿子说:"对不起,都是我将你害成了这样。你以后夜里别陪床了,我不会离家出走的。"妈妈能说出这番話,说明她的意识是清醒的,葛优心痛中有一丝慰藉,但他仍然不放心,决定夜里再陪床一段时间。
  贺聪体谅丈夫:"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进行调整,身体状况好多了,晚上我来陪伴妈妈,你安心去卧室休息。"葛优确实疲惫不堪,答应了。
  一天,葛优在给妈妈剪指甲时,母亲突然冒出一句:"现在从外面买的馒头不好吃,真怀念上班时食堂里做的老面花卷和大馒头。"母亲的无心之语,葛优记在了心里。他和妻子在家发面蒸馒头、做花卷。为刺激妈妈的食欲,葛优和妻子还将馒头做成小兔、小鱼等形状。
  晚饭时,施文心老人坐在餐桌边,一看盘子里雪白软糯的花卷和形状各异的馒头,开心地笑了。
  见母亲的情绪一天天好转,葛优决定带她走出家门。2016年10月,葛优对母亲说:"妈,您不是一直想与老同事聚聚吗?以前我拍戏忙,没时间帮您组织,现在能为您圆这个梦。"施文心老人眼睛泛亮:"好呀,这个念头在妈妈心里好多年了。"施文心翻出电话簿,然后戴上老花镜,一个个给老同事打电话,大家都很激动。葛优忙着订酒店,还特意向酒店大厨打招呼:"这次团聚的都是80岁以上的老人,菜要做得清淡松软,不放糖。"母亲心里暖呼呼的。
  10月16日上午,贺聪给婆婆化了个淡妆,然后葛优陪母亲出了门。他们到达酒店后,6个老姐妹在亲人的护送下,陆陆续续赶来了。
  一个老姐妹说:"现在条件多好呀,儿女又孝顺,我们必须好好的,活到100岁。"她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姐妹们齐声响应:"必须活到100岁。"姐妹们的乐观情绪感染了施文心,她眼里盈满泪水:"与你们在一起,我太开心了,我也要活到100岁。"听了母亲的话,葛优眼眶湿润了。
  在葛优夫妇的孝心滋润下,母亲精神状态彻底好转,她心情好了,话多了,脸上有了笑容。
  2017年5月,葛佳回北京探亲。一见妈妈,她就惊呼道:"你气色比以前好多了,也年轻了,我真不敢相信。"施文心讲述了儿子儿媳的点点孝心,葛佳感动得落泪:"哥,你和嫂子辛苦了,我没在妈妈身边尽孝,心里过意不去。"葛优回答妹妹:"兄弟姐妹尽孝不攀比,只要有条件就多尽一份力。我和你嫂子付出再多,都没怨言。"
  拳拳孝子积极健身,桑榆暮景也要撑起母亲晚年
  2017年9月,葛优的好友、名导冯小刚给他打电话,准备请葛优担纲一部影片的男主角。
  葛优却婉拒道:"我爸走后,妈妈的精神状态不太好,现在刚刚恢复正常,我还不能长时间离开她,暂时接不了戏。"冯小刚说:"影帝不拍戏,是资源的极大浪费,照顾你妈是初中生都能干的活,你何不请个护工?""妈妈的生活习惯只有我最清楚,换了别人我不放心。谢谢你的信任,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合作。"冯小刚尽管很遗憾,但还是理解葛优的孝子情怀。
  葛母因年岁已高,加上身体不允许,已经有10多年没有回重庆的娘家了。一想起老家江津的弟弟和侄儿侄女,她就流泪。2018年3月,北京春暖花开。葛优与母亲商量:"妈,您不是一直想回重庆娘家看看吗?我与贺聪想陪您走一趟。"葛母说:"我做梦都想回趟娘家,可坐长途火车,我不知身体是否吃得消?"
  葛优早有主意:"这个您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好。"4月中旬,葛优向朋友借了一辆房车,载着妈妈回重庆娘家。担心妈妈途中身体出现不适,葛优还从社区医院请了一名医生跟在身边。
  贺聪想得也很周到,不仅给婆婆染发,还给婆婆娘家的亲戚准备礼物。从北京到重庆,开车将近2000公里。很久没出过远门,施文心老人心旷神怡。尤其是一进入重庆地界,她兴奋地指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河流、铁路,说:"一切全变了,太美了!"葛优拿出手机给妈妈拍照,将她的幸福定格。
  施文心的弟弟将近80岁了,精神矍铄,身体硬朗,两年前还挑柑橘去街上卖。施文心的侄儿、侄女都是普通人,有的在外地打工,有的在家开小药店,都能自食其力。葛优一家的到来,让舅舅和家人都很激动,施文心抓住弟弟的手,舍不得松开,然后与侄子侄女一一拥抱。
  一个星期后,葛优夫妇带着母亲返京。葛优知道,妈妈已经90岁了,北京离重庆又这么远,今生她也许没有多少机会再回娘家了,能帮妈妈完成夙愿,葛优也很欣慰。
  施文心20多年前就患有糖尿病、高血压,随着身体机能退化,加上她喜欢吃零食,2018年11月,施文心老人的糖尿病出现恶化:头晕,全身乏力,身上出现肿块。医生为葛母做过检查后,得出结论:"老人患上了糖尿病并发症,必须住院治疗。"
  施文心对儿子说:"人总有一死,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不惧怕死亡,我不住院,回家吃药,能活多久是多久。"葛优坚决不同意:"妈,任凭疾病折磨您,我还配做儿子吗?"
  葛优在医院悉心守护母亲,贺聪负责给婆婆和丈夫做后勤保障。她每天在家里做好饭菜送到病房。葛优一直在医院陪伴母亲长达半个多月。12月中旬,葛母的病情得到控制,葛优将母亲接回家。
  人老了,精神上格外脆弱,葛优经常给妈妈精神"补钙"。只要在网上发现哪个糖尿病患者控制病情成功,葛优就将资料存下来,然后读给母亲听。最后他总要说这样一句话:"别人能够战胜糖尿病,妈妈,我相信您也能。"葛优还经常给母亲讲述百岁老人的养生经,用他们积极的生活态度感染妈妈。在葛优的细心呵护下,施文心变得坚强了。
  2020年,葛优已经63岁了,照顾妈妈有些力不从心。他想:自己只有拥有强健体魄,才能托起妈妈的晚年。此后,葛优一边给母亲尽孝,一边积极健身。每天早晨6点,他就起来去小区里慢走,晚上还要夜跑。平时上下楼,他坚持不坐电梯。
  这样坚持大半年,葛优的体魄明显强健了,脸色好了,饭量大了,照顾起妈妈来也更有力气了。
  2021年,施文心已经93岁了,糖尿病基本得到控制。她耳不聋,眼不花,精神矍铄,说话口齿清楚,思维清晰,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这时葛优也已64岁了,进入桑榆暮年,他以自己的拳拳孝心撑起母亲的幸福晚年。2月12日大年初一,葛优陪母亲下楼晒太阳。母子俩靠在墙根下,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心里分外舒坦。葛优与母亲约定:"妈,咱们都要好好的,我要陪您过100岁生日。"施文心柔声说:"好呀,我盼这一天!"母子俩脸上洋溢着舒心笑容。
  编辑/杨丽
 
思源文心葛优母亲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