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铁皮鼓中奥斯卡是怎样的人物形象分析
  铁皮鼓奥斯卡的形象分析
  奥斯卡从出生起就把他与生俱来的叛逆呈现在观众面前,这种叛逆是一种规避与厌世,从更深层次讲这映射了人物内心的孤独与不安,也昭示了动荡年代不久将会到来以及战争给人物内心造成的巨大创伤。用奥斯卡的主观视角描写他从母亲子宫爬出来的情景,倒视视角、迎面的60瓦的灯泡和两个男人陌生的脸庞让小奥斯卡想迫不及待的再次回到母亲的子宫,因为他觉得世界是如此的陌生与他所想象的大相径庭,直到母亲说等到他三岁时后送给他一个铁皮鼓时才勾起了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点欲望。然而舅舅和母亲暧昧的关系,让他又一次讨厌起这个世界,他更愿意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童年,于是他选择了自残,掉进了地窖,从此不再长高。正是因为铁皮鼓的存在才让他愿意留在这个世界,也正是如此当父亲要夺走他手中的铁皮鼓的时候,他选择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反抗,用尖叫震碎家中的钟表。这种激烈的尖叫通彻整个小镇,从人的声带发出来的声波从来没有像他这样激烈过。小说给予人物的超现实主义给影片增添了奇幻色彩,但实际上成长、尖叫同诸如此类的虚构的神奇故事交织在一起的,却是对不同的特定环境中的现实生活的真实描写。
  小奥斯卡与他的小铁皮鼓总是形影不离,这个唯一的让他还对整个世界眷恋的鼓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和他合二为一,这不仅仅指表象的形影不离,鼓更多的扮演一种生命承载者的身份,它与他之间用一种难以捉摸的方式沟通。很多时候,鼓声便是小奥斯卡另外一种形式的尖叫,另外一种形式的呐喊,它的声响和节奏往往凝聚了奥斯卡的情绪,快乐、天真、忧伤、恐惧。奥斯卡的第一节课会是让老师永生难忘的,他的鼓点声和尖叫声让老师脆弱的神经被深深刺痛,这种无拘束的情绪发泄也会让这种刺痛感蔓延到观众身上。在小说中众多被奥斯卡尖叫声"袭击"的对象中有两个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一个就是象征"同化符号"的老师(准确来讲是老师的眼镜片),另外一个是象征"禁锢符号"医生的标本瓶。被震碎的标本碎片和横流的福尔马林液体包裹的幼儿雏形分明是小奥斯卡的一种潜意识的反抗,这种对制度禁锢的反抗来的隐讳却异常的直接,虽然没有[肖生克的救赎]结尾的戏剧化的反抗来的酣畅淋漓,没有[飞跃疯人院]结尾自由主义回归来的耐人寻味,但尖锐的表达、形象的借喻以及深刻的讽刺效果让人记忆犹新。  
  奥斯卡是并不排斥舅舅的,因为当他与母亲迁移到城镇初期的时候,他们关系很融洽,他愉快的脚步和善意的表情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然而其后母亲与舅舅的乱伦对于小奥斯卡的道德观念的冲击难以想象,当幼小的孩子窥探这一切的时候,他的性格已经变得不是那样的简单,他的眼神越发深邃,越发深沉,他用大楼顶层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撕裂着这个世界的平衡,倏倏滑落的玻璃碎片像是孩子内心淌下的鲜血,在空洞而辽远的天际发出最后的呻吟。
  奥斯卡对人类是充满恐惧的,他目睹着这世界上发生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直到有一天他在马戏团中遇到了同样的畸形人贝布拉,这也是影片第一次清晰描绘他与外界世界沟通的场景,这个场景非常短暂,奥斯卡渴望沟通的眼神,轻快的鼓点声以及展现自己特殊才华的尖叫声都让他紧闭的心扉第一次坦然敞开在观众和世界面前。如果说铁皮鼓作为信仰、良知、道德、正义的代名词引诱了他的出生,那么贝布拉作为朋友、兄长、善良、诚恳的代名词排解了他压抑许久的寂寞和荒凉。这段意外的邂逅是本片较为明亮的一点,贝布拉一段循循善诱的语言正如一缕清泉给奥斯卡昏暗的内心世界一丝滋润,也为其后战争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不得不承受的悲歌,生命和爱情的死亡世界并不那么美好,至少是在奥斯卡的眼中。  
  在小奥斯卡眼中唯一美好的恐怕就是的玛丽亚到来,从一开始,奥斯卡就被象征法西斯力量的父亲所控制,家庭中从属的地位以及他畸形弱小的身躯让这段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结局。她终于成为了父亲的妻子,一个儿子和她同岁的父亲的妻子。 
  死亡,人类无法逃避的归宿,奥斯卡的父亲同样也无法逃避。德国人的溃败就如同它的闪电战一样迅雷不及掩耳。苏联人来了,父亲阿弗莱德焚烧了几乎所有的纳粹遗物,却遗漏了一枚纳粹勋章。他的死亡一如既往的荒诞,但却异常醒目,在观众经历了安妮、马库斯和杨安静的死亡后,阿弗莱德的死亡可谓触目惊心,作者用这种不平静的方式给与了纳粹分子一种"轰轰烈烈",也让死亡的噩耗最后一次在影片中响起。  
  成长——游戏结束 
  小说的结尾,奥斯卡在父亲的葬礼上丢掉了这个伴随他17年的铁皮鼓,一头扎进父亲的墓穴,上天也赐予了他一次长大的奇迹,他终于在这个一切都趋于平淡的年代重获生长的力量。一列火车装载着希望抑或是迷茫奔向未卜的远方,祖母一个人留下,又回到了那片荒凉的土地上烤着土豆,香气四逸...  
  不同于小说结尾黑暗的色调以及悲剧的苍凉,[铁皮鼓]用一种非正常的步调有节奏的展现了特殊年代的人间百态,其对于正义与非正义的描写隐晦,其对于人们价值观选择的影响有令人欣喜的冷静。虽然故事是从奥斯卡这个个头只有一尺三的孩子出发,但正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孩子让整个故事富有知性的美感,成长,爱情,死亡以及战争都在观众面前展现出一种动人的壮丽,在人们心底积淀出一曲动人的绚烂。如果说[阿甘正传]中的人生是奇幻色彩下斑斓世界的迷幻彩图,巧克力般咸苦后甜,那么[铁皮鼓]中的人生是一种怪诞思维下现实世界的况味百态,它用隽永语言为我们编制了一曲人生的咏叹调,让生命的价值浩然荡气的贯穿于整个影片的始终。 
 
名著小说感想大全写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