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口述我爱上有女友的男人甘愿做填空
  【来源:解放网-新闻晨报】
  "填空恋人走到头
  ●她和他从客户发展成了恋人。然而不久他说他有个远在异国的女友,曾经吵架但现在和好了。
  ●出于对爱的不舍和不甘,她提出在他女友归国前做他的"填空"恋人,若他们真在一起,她就退出。
  ●于是两年间她饱受委屈,也满怀侥幸。然而他最终选择了归来的女友,这令她几乎崩溃……
  见面之前跟小玲通电话时,她说她那会儿讲话不方便,于是我就像电影《手机》里演的那样,开始了一段我问她听的对话。
  "你要倾诉的是跟男友感情吗?""嗯。"
  "这是一段仅仅关乎两个人的情感问题吗?""不。"
  "出现了第三方的干扰?"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其实,我才是那个第三方……"
  恋爱,我们以两年为期
  "我的故事……"还没有说出完整的话,小玲的眼泪已经滑落下来,气息也微喘起来。我静静地等待了约摸一分钟,小玲才整理好情绪。
  两年前我做手机销售时认识了阿君,他成了我的老客户。我们经常发短消息,不过只是普通朋友,他知道我有男友。后来我工作上有些不顺心,在我心情大糟的时候,是阿君开导了我。那时我跟我男友的感情已经很淡了,但没有大的摩擦,顺着惯性保持恋人关系。
  我辞职后和男友开箱包店,可生意没走上轨道,亏了不少钱。2004年7月7日,阿君发短信说想跟我交往。他的告白无形中推了我一把。因为彼此都感觉到了这段感情的死亡,我和男友的分手很平静。
  分手后我丢开了原先的朋友圈,来到了阿君工作的J区。七月到八月,我们相处得很愉快,甚至有了亲密接触。然而有一天,阿君给我发来一条短信,口气不太对。在我的再三追问下,阿君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一年前她去日本打工了,前段时间他们吵了一架,阿君觉得远在异国的女友似乎想法变了,何况她还有两年才能回国,这让他丧失了信心。本来他想跟我开始新的恋情,可前几天,他女友居然打电话给他,
  他们又和好了。我独自对着电话愣了许久,一时间思绪万千———愤怒、悲伤、错愕……然而更多的还是不舍。虽然跟阿君交往不久,但他给我的感觉非常好,当我得知他有女友的事实之后,我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害怕失去他。也许人总是自私的,突然因为这么一个听上去很不可靠的女友就让我退出,我觉得莫名其妙。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我觉得我可以争取一下,毕竟他女友远在他乡,看不见也摸不着;而我,是实实在在地陪在他身边的。抱着侥幸心理,我跟阿君约定:在他女友不在的两年里,我愿意做他的"填空"恋人,如果他女友回国后他们还没分手,我就无怨无悔地退出。
  他打电话,我躲进卫生间
  两年里,阿君对我还挺不错的,如果不是那个远在日本的她偶然打电话来,我简直忘掉了阿君有女友。可阿君跟她打电话时从来都不避讳,就在我眼前向她嘘寒问暖。有时我实在不是滋味了,就跑到卫生间里独自待着。
  因为我无法公开恋情,在家人眼里我"没有男友",我只能听从安排屡次相亲,每次我都找尽借口将人家回绝。爸妈不由得问我:"你要是有朋友就告诉我们,我们也就不瞎操心了。"可我和阿君那种不确定的关系,让我怎么开口呢?
  最开始我想,等我赢得了这场恋爱角力,
  就可以把阿君正大光明地介绍给爸妈了。然而快两年了,阿君一直跟那个她保持频繁联系,而对我从没承诺过什么。平时进出小区,他也总是特意避嫌,跟我一前一后错开……而今年八月,阿君的女友就要回国了。
  这两年我妈处于更年期,一说到我的终身大事就急躁,这让我非常自责。
  当家里又一次安排相亲时,我就决定跟相亲对象东尝试交往。春节见面后,我回上海,他回南京,交往完全靠电话和短信。东非常主动,提出今年3月11日订婚。我听后很害怕,又很着急。跟东交往,我一方面是想给父母一个交代,另一方面也希望用另一份爱情来替代目前看不到尽头的恋情。然而我发现我依然没法离开阿君。我只好用交往时间太短为由,要求东把订婚往后推。
  我要在"五一"前作决断
  三月中旬,东又提起了订婚。尽管我一直拖延,可越来越招架不住。当东表示既然我平时工作忙,那就"五一"订婚时,我便再也找不到借口了,更何况还有三个多月那个正牌女友就要回国了,我不得不在"五一"前作个决定。
  我把东要跟我订婚的事告诉了阿君,想让他给个回答。可他不作任何表态。两年来我甘愿做"隐形人",现在我要他选择,他还这样不爽快!我忍不住哭了。僵持了相当长的时间,当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屁股时,阿君终于缓缓地说:"分手吧!"尽管这是我早已预料到的答案,可当它成为现实时,我还是不能接受。"两年的时间,难道你对我就没有感情吗?"阿君回答:"我女朋友她一个人在国外打工也不容易,现在她回国我却跟她分手,对她不公平。更何况我们之前也谈了不少年,双方的家长和亲友都知道,我们就差一张结婚证书了。如果我现在背叛她,我没有办法给双方家长交代……"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从理智上清楚,应该毫不犹豫地分手。然而从感情上来说,我却依然如飞蛾扑火,想抓住这最后的时光。现在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倒计时,我很痛苦。阿君说不上有什么特别,可我就是不死心。阿君说如果我还放不下,那么可以做他一辈子的情人……
  小玲的故事听起来很无奈,可我却只能说,路是自己选择的,从一开始,小玲就知道两年后等待自己的可能是什么。如果说当年的侥幸心理只是她一时糊涂的话,那么现在,小玲应该清醒了……
  作者:□晨报记者李元王君
 
男女大全身心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