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vk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三更理发店

1:

咱老家山东忻城县东北角里头有间理发店,刚开没多久,那生意才叫一个火爆,人来人往都像是塌山倒海似的。

火爆不止,这店里的大师傅架子也大,一般人生意还不接,得挑人来接,更让人无语的是,这大师傅白天不营业,晚上三更天才掌灯开门。

所以这理发店,也就叫三更理发店!

但甭管架子怎么大,价钱再怎么贵也好,人们就是爱光顾他,乐意送钱给他花!

我爹娘疼我,托人情送礼,给我捞到了一个理发店理头打杂当学徒的机会,说让我去学学手艺儿,总能混口饭吃。

有这么好个路子,我能不答应吗,连夜收拾了衣服,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理发店的门面前。敢情这理发店也是奇葩,居然是六十七年代那种装潢,门都是那种很老的木漆扣环门。

我心想就这么一家破店面能大红大紫,他娘的发什么狗运财,我一边暗暗嘀咕着,一边走上台阶,咚咚咚起扣起了门环。

扣了老久,那两扇门才慢慢地打开,里面一个老头,脸干得好像一点水分都没有一样,我歪着脑袋看了一眼门口的松树,老头的脸跟它可真像。

老头声音像是白开水一样:“白天不接客,过夜三更再来吧。”

我连忙给拦住:“别介啊老师傅,我是来当学徒的。”

说着话,我赶紧拿出了我爹娘废了老大劲才弄来的推荐信,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老头眯缝了小眼睛,没接过信,只是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会儿,这才说:“进来吧。”

这老儿佝偻着背,穿着一身九十年代理发师的衣服,带着两个套袖,问也不问就给我把门开了个缝。

外面秋风起,一阵萧瑟的寒气钻进我的衣领里面,我赶紧挤了进去。

屋子里面光线很暗,只在中间吊着一个煤油灯,大白天的,所有带玻璃的门窗全都用那种木头的板子遮挡住了。

当然,一般这种有点成绩的人脾气都有点怪怪的,也不足为奇,第一次见师父基本的礼节还是不能少了的,我知道规矩。

师父在上,徒弟有理了。”按照我们这个小城里面的规矩,拜师,那是绝对要有拜师礼的,说着,我纳头便拜。

没想到,这老头伸出一只干枯的手一把就扶住了我,那手的力量,居然就这么把我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擎住了。

“省了吧,省了吧,我得看看你的活儿呢。”老头说话的声音沙哑着:“你把那模特的脑袋给我卸下来,再给我装上。”

我一愣,这才注意到旁边的角落里面,放着一个真人大小的模特,灯光太暗,也看不清楚,可是拆卸模特,这算是什么活儿?哪儿有理发师干这个的?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来之前家里人已经对我的无所事事颇有微词了,这次的这个事儿一定不能丢了,所以还是要先给师父一个好印象。

再说不就是拆个模特吗,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墙角。

这模特在我们这叫做真人囊子,一般也就这种理发店有,我走近了,才发现,这个跟我看过的所有真人囊子都不一样,这个看上去惟妙惟肖的,倒是跟真人有几分相似,而且,这里面光线太暗了,我也看不清楚。

管他的,我伸手夹住这真人囊子的两个腮帮子,两手用力往上一提,咔嚓一声,这真人囊子的脑袋就被我提了下来,就在这时候,下面没了脑袋的身体,居然一歪,倒在了地上,反倒把我吓了一跳。

我仔细一看,这手上的脑袋下面居然还流血了!

“这特么是什么玩意!”我一紧张,吓得一把把手里的脑袋扔了出去,正好被老头接着,他抓住我道:“别紧张别紧张,你这小子倒是虎式,啥都不害怕,你爸妈说得对,正好给我当个学徒,亏待不了你。”

他说着,枯手一翻,这人头调转过来,我才看到,原来这里面镂空的空间里,放了一个血包,正噗噗的往外流血呢。

我还惊魂未定的心砰砰直跳,老头倒像是遇到什么喜事一样,笑起来,脸上的皱纹都绽开了,拍拍我的肩膀道:“你这个徒弟,我收下了,以后就在这里跟着溜腿,但是有一样,不管遇到什么怪事,都不让问个为什么,你可听明白了?”

老头也不等我回答,转身一边往里屋走,一遍招招手道:“旮旯里有笤帚,打扫一下,准备开店门了。”

我推开店门往外看了一眼,现在这个时候,都是傍晚了,很快就要入夜,我们这个小城是个古城,到了晚上正常人都睡觉了,这老头倒是要开门了,真是不知道这老头子口碑是怎么来的。

我把门开开,外面昏暗的灯光照进来,正好洒在我刚刚拆的那个真人囊子上面,那没了脑袋的身体还软绵绵的躺在地上,血包里面的血流了一地,我赶紧把这真人囊子拼好放到一边,把地擦干净。

外面冷风萧萧,几片叶子被风从外面带了进来,我正用扫帚往外扫呢,一下就把扫帚扫到了一双棕色的大头皮靴上面。

我抬头一看,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一脸的油腻,挺着个大啤酒肚,瞪着两个蛤蟆眼,冷冷的看着我。

这人身上吧嗒吧嗒的往下滴着水,我刚扫完的地上,不一会儿已经让他滴了一大片,我正不知道怎么骂他一顿呢,就听到后面师父那沙哑的嗓音道:“客官,里面请.”

一边又吩咐我道:“徒儿,把灯挑亮些,给客官照着点儿路。”

我没好气的瞪了这中年男人一眼,转身去挑灯芯。

只见这人进来也不说话,师父把一切都收拾好了,他倒是实在,肥硕的大屁股一屁股就坐在了店里的椅子上面,压得椅子吱呀一声,这声音乘着外面的凉风,传出去老远。

2:

外面的凉风从门口吹进来,我打了一个冷战,缩了缩脑袋说道:“师父,这天太冷,门还是关上吧。”

那挂在墙壁上面的老镜子里面是两张不拘言笑的脸,师父头都没有抬,说了一句:“关了门,他们就进不来了。”

师父说他们这两个字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气,也不知道是外面的风吹的还是怎么回事,我浑身抖了一下,一转头,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也就七八岁的样子,手里面还抱着一个断了头的洋娃娃,这孩子出来的突兀,吓了我一跳,我赶紧走出去,蹲在她面前说道:“小姑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了?你爸爸妈妈呢?”

她也不说话,歪着脑袋,抱着那个洋娃娃看着里面的师父,我转头看了师父一眼,师父根本都没有转头,就喊我道:“你刚才还说冷,这会儿自个跑个门外去瞎嘟囔什么?”

我指了指旁边的小女孩:“我这不是想让这孩子进来暖和暖和,大冷天的,外面还起风了。”

听我说话,师父和那个胖子同时转过头来看着我,我发现那个胖子的眼神有些奇怪,他的嘴角好像轻轻地扬起一丝诡异的笑,然后,我就听到师父说道:“哪儿,哪有人?麻利的滚回来你个瓜娃子。”

师父的话像是一只冰凉的手,沿着我的后脖颈一直往下摸下去,摸得我浑身上下的汗毛全都立了起来。

“站着?还在那儿杵着当木头疙瘩呢?”师父大喝一声,我的脑子猛地一清醒,再往旁边看的时候,哪儿还有什么小姑娘!

吓得我赶紧的从外面跑进来,趴在凳子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粘粘的汗。

这时候那浑身是水的胖子站起来要离开了,临走前,他偷偷地看着我,像是要跟我说什么似的,但是被师父一瞪眼,他像是害怕什么似的,低下头,赶紧灰溜溜的走了。

他一出门,我突然觉得不对,这钱还没付呢,赶紧跟出去的时候,门口哪儿还有人。

这时候隐隐约约的,就好像有一阵风铃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面,在这种秋夜里面,显得特别的突兀,清脆。这铃铛声音一响,就听师父在后面说道:“关门。”

“啥?你刚才不是说不让关?”我一回头,就发现师父一脸怒气的瞪着我,我赶紧伸手去关门,就在门要关上的时候,一片叶子跟着风,飘进了店里。

“你在这干嘛?”师父说道。

“关门啊,师父,你到底是让我关还是不让......?”我一回头,剩下的两个字就硬生生的憋在了嘴里,师父根本就不是在跟我说话,他背对着我,苍老的背影佝偻着,看上去特别诡异。

我扭了扭头,就看到,被师父的身体挡着一个人,就是当时我在门口看到的那个小姑娘。

她朝我笑笑,我就听到有一个小孩的声音说道:“哥哥,救救我吧,我不要跟他们走。”

但是奇怪的是,她的嘴巴根本就没有动,我吓得哐当一声撞在门上:“你,是人是鬼?”

“你先把门关上。”师父说道。

我转头看着半掩着的门,不知道到底是关上还是赶紧夺门而逃呢,要是我关上了,显然就是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死地,但是如果我跑了,这大半夜的.......

“咔嚓”一声,我还是把门关上了,外面的风铃声响了两声,我看到窗户上走过去两个影子,师父这才挥挥手:“打开吧。”

打开门的时候,小姑娘已经在理发的椅子上面坐好了,她的怀里还死死地抱着那个洋娃娃,师父又开始准备给她理发,我倚着门,说道:“师父,好像,刚刚那个人,还没给钱......”

“嗯。”师父回了一声。

“他人不见了。”我又说。

“嗯。”师父道。

师父,他没给钱就走了啊。”我都有点着急了。

这时候,师父停下来,砖头看着我说道:“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都要用钱做筹码的。”

“不用钱,难道用命啊?”我笑道。

一抬头,看见师父仍然在冷冷的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了。

这一趟师父的活儿比较快,麻利的给小姑娘换了个发型,但是小姑娘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有下来的意思,我伸手去抱她:“小姑娘,该回家了。”

还没等我的手碰到她,就被师父一巴掌拍开了:“去正堂给道爷爷上香去。”

我灰溜溜的窜到院子里面,师父说的道爷爷,其实就是他房子里面的一个供奉着的金像,既然店里用不到我,我也乐得自在,偷偷地跑到师父的房子里面转悠起来。

老头平常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活动,这房子里面连个电视都没有,只有床上放着几张报纸,看上去好像还是新的,我顺手抄起来第一张,这上面是都市报的一个版块,报道了一场离奇的车祸,这场车祸就发生在小城的东面,距离我们这个理发店大概也就一二百米的地方。

车祸带走了一家三口的生命,其中,小女孩被发现的时候,手里还抱着一个断头的洋娃娃......

看到这,我猛然愣了一下,随后扯了报纸就往外跑,一着急,整张报纸被我撕成两半,我手里拎着那一半,急冲到店里面:“师父!她……她不是人......”

冲到店里面的时候,小姑娘已经不见了,师父正坐在椅子上抽旱烟,看到我神色慌张的冲进来,他皱了皱眉头,把手里的烟磕了,沙哑着喉咙道:“有事慢慢说,急什么。”

“那个小孩,小孩呢?”我挥着手里的半张报纸道:“你看这上面,啊,这上面说,傍晚的时候,在这发生一场车祸,死了一个小孩,手里,就抱着一个断了脑袋的洋娃娃,就是刚才那个,她!她不是人啊师父!”

“不是就不是,你喊个鬼!”我也许是声音喊的大了点,师父站起来踢了我一脚:“看事不看全,到死老大难,你好好看看。”

3:

我莫名其妙的把报纸放到眼前,仔细的看了两遍,这才发现在我撕开的地方,还有一行小字:女孩因为父母保护,幸免于难。

师父咳了两声:“三儿啊,你就是太累了,不如,去休息休息吧。”

我的名字叫刘立三,但是奇怪的是,我在师父让我填的那份所谓的简历上面写得是我的大名,这个三儿是我的小名,师父是怎么知道的?

“快去睡觉去吧,一会儿醒了,帮我办个事。”师父朝我挥挥手:“去吧。”

这一晚上发生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儿,我哪儿能睡得着?昏昏沉沉的迷糊了一会儿,算来应该也是半夜时分了,我才听到师父叫我:“三儿,上路了。”

“哦。”我迷迷登登的从床上爬起来,师父在我的身上挂了个福寿袋,给我带了个帽子,往我手里不知道塞了个什么东西,催促我道:“上路吧,把人送到城西门外就回来,记住了一路不回头,回头必死。”

我这时还睡得迷迷糊糊,哪儿有心思听师父说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好像让我送一个人,被师父打发出了门,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风很冷,一下子倒像是进了冬天一样。

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我半睁着眼睛说道:“走吧。”

这个时间,路上已经没有别人了,我听师父的话,一直不回头,单凭耳朵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来确定后面的人还跟着我,说真的,夜路我走过不少,但是感觉这么奇怪的还真是第一次。

一直到小城西门,我都忍住没有回头,因为我发现,师父临走的时候,塞到我手里面的,竟然是一根哭丧棒……

我们一路无话,我知道,这小城西门出去,正冲着的,就是我们这个小城公费建成的一个墓地,城里几乎所有的家族,人死后都是在那个地方葬。

这么一来我就更奇怪了,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最后掉头往城里面走的时候,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看一眼又不会死是不是?我就抱着这种态度,迅速地回了一下头,然后又疾风闪电般的转回来。

其实转回头去的时候,我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把手里的哭丧棒扔到地上,骂道:“好你个老头子,这是趁着我没睡醒特地消遣我是不是?”

“哥哥,哥哥我要回家。”一个小孩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来,我吓了一跳,一低头,就看到先前在店里的那个小姑娘,她手里还抱着那个娃娃。

我翻了个白眼:“哎哟,小朋友,怎么又是你?”

小姑娘拉着我的衣角道:“回家。”

我看了看,现在该是大半夜了,这四周的人家早都关门闭户了。

“小姑娘,你家在哪儿呢?”我问道。

小姑娘不说话了,两个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我纳闷,这孩子刚刚还嚷着要回家,怎么一问就不吭声了,从这开始,我问什么,她都不说话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先领着她去警察局,这孩子怎么也算个孤儿了,总不能让她自己在街上游荡。

因为时间太晚了,所以警察局也就两个值夜班的坐在值班室里面嗑瓜子看电视呢。

我敲了敲窗,里面的那个警察转头看见我,打开窗:“干什么啊?大半夜的。”

我指了指那个小女孩:“警官,我刚刚在街上发现了这个小孩,也不知道谁家的,所以给你们送过来了。”

那警官皱着眉头,左右探头看了看,笑道:“怎么的小兄弟,你这是嫌我们兄弟晚上没意思,来跟我们找乐子呢?”

“哎?警官,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是一个良民,我这做好事怎么是找乐子呢?”我纳闷道。

“不是你看看哪儿有什么孩子?”那警官一脸要出来揍我的样子。

我刚要说话,眼睛却瞥到值班室里面的监控器屏幕,监控下面,昏黑的夜色下,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儿,我指着的地方,空无一物!

那警察看我发呆,说道:“行了行了,看你也是无心之过,赶紧回家吧,都什么时候了。”

说完,他把窗户关上,我看到两个人在里面交头接耳的指着我,再看看头顶上的监控,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拽到了嗓子眼。

回去的路我都不知道怎么走的,就听到耳边的风呼呼地吹过去。

师父明明告诉我,那个小女孩没死啊,但是为什么在监控上面看不到她的影子呢?

我是从外面撞进店里的,一冲进店里,我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吃屎,多亏有人搀了我一把。

师父两个眼睛瞪着我,脸色铁青:“你,你个小混蛋是不是没有听我说的话?”

“啊?什么话?”我都已经吓懵了,那儿还记得什么话。

这时候,师父往我身后看了一眼,说道:“坐椅子上去。”

“干什么师父?你要给我理发吗?”我哭丧着脸道,如果现在我能看见自己的样子,肯定已经紧张的变形了,我觉得我的四肢都要僵硬了。

“废话忒多,让你去你就去,耳朵通眼儿了说什么忘什么?”师父踢了我一脚。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坐上去,嘴里念叨着:“师父,我跟你说,你让我去送人,我,我在大街上遇到那个小姑娘......”

“寝深不语,巷深不及,行内规矩,你莫要说话,坐着便是,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千万不要回头,也别出声,听见了?”师父说完在我脑袋上面拍了一巴掌:“再不听,就是我,也救不了你!”

师父,我是不是被鬼缠上了?”我都能听到我自己声音里面的颤抖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你刚才一定是到了城西回了头,让小鬼看到你的脸了。”师父说着,给我把围布系上,嘴里嘟囔道:“给你理理发,去去秽,去一根,新一岁。”

我听师父这么念叨着,心都要从嘴里面跳出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给我在这理发,就在这时候,我眼睛瞥了一眼镜子……

4:

师父店里面的这面镜子我看过,远远的看过去,就是一面很老很老的镜子,上面全都是一些陈年积下来的垢,本来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人,但是我坐上椅子,往镜子里面一瞥,就发现了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这镜子里面只有师父,根本就没有我!!!

“师......师父......”我咽了口唾沫,后背死命的往后顶椅背:“镜……镜子。”

“瓜娃子,老老实实,别说话,也别看,把眼睛给我闭咯!”师父猝不及防的在我的脑袋上面拍了一巴掌。

我赶紧把眼睛闭上。

想了想,又多嘴一句:“师父,你可别给我剪坏了哦。”

“啪”话赶话的没说完又挨了一巴掌。

我只能老老实实的闭上眼坐着了,师父这就开工了,奇怪的是,师父跟其他的理发师还不一样,其他的都先用什么梳子在你的脑袋上面划两下呀,或者是问问你要什么样的发型啊,师父一句话也不说,上来就动剪子。

虽然是闭上眼睛了,但是,心里总是感觉镜子怪怪的,不会像贞子一样,从里面钻出一个人来吧?

“哥哥,你在干嘛?”我正准备闭目养神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那个小女孩的声音,我吓得浑身一抖,这一声就好像索魂一样,一下把我的魂牵走了。

我突然睁开眼睛,就看到镜子上面我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怀里,抱着一个没有脑袋的洋娃娃......

我觉得自己的意识慢慢变得模糊起来,脑袋慢慢变得空白,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个方形的箱子里面,黑布垫底,白布遮身,头顶上还放着一根点燃了的蜡烛。

我一下子从里面跳起来,却突然被一个人按住了,师父沙哑的声音说道:“干什么?趴下去!”

“你干什么?你把我放棺材里面!”在小城里面,人们的思想还都比较传统,把我放到棺材里面,那不就是咒我死吗?

谁知道我的愤怒对师父根本没有什么用,我还没吼完,就被他一个烟锅子敲了回去:“瓜娃子,不想咽了气咯,就听我的,给我趴下。”

我被师父这一烟锅子敲得眼冒金星,重新躺了下去。

挨了一下,我登时火冒三丈,小爷也不是吃素的,看在父母的面子上,低声下气的来给他当个学徒,这老家伙不但咒我死,还总是对我大打出手,我哪儿能忍!

刚要奋起反抗,就听到外面一个小姑娘的声音说道:“哥哥呢?我要回家。”

我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不就是那个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吗?

这一来,我又不敢起身了,也不敢出动静,只能在里面,以一个半趴着的姿势待着。

外面师父说道:“你找谁?”

“哥哥,我找哥哥,我要回家。”小姑娘说道。

“哥哥不在了,哥哥回家了,你也该回家了。”师父像是在说梦话一样,不断地重复这这句话,念到我都快要睡着了,迷迷瞪瞪的脑袋一下撞在了棺材板上。

俗话说,脑袋碰棺盖,到老心打转儿。撞这一下不但让我清醒了,心脏的跳的频率都一下高了好几倍。

这时候师父在外面喊道:“行了,出来吧。”

我捂着脑袋从棺材里面爬出来,问道:“那个小鬼是不是又来找我了?她是不是缠上我了?”

“怪就怪你,不听老人言,小鬼认得你了,如果这小鬼生前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你必须去帮她完成咯,才能送她走,不然哟,这辈子她就跟着你了。”师父坐在旁边,抽着他的那个烟袋锅子。

我一听,这真是给我出了难题了,我从小到大,都是被父母惯大的,最烦的就是小孩,还要我帮她完成什么心愿?这我哪儿能受得了,听他这么一说,我转头就走。

师父咳了一声:“嗯?上哪儿?”

“回家!”我喊到:“我还给他完成什么心愿,我最烦的就是小孩儿,现在弄个小鬼来,小爷没那耐心,要完你自己完去。”

“哎哟,瓜娃子还有说道了?”师父一笑,脸上的褶子全都折了起来,看上去像个行将就木的魔鬼一样:“你要是走了,她跟你走,你这一辈子倒霉,连带家里,谁接触你谁倒霉。”

说实话,这要是在我刚来的时候,老头说这话我是肯定不会理的,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我是真的害怕了,本来父母送我来让我当学徒挣钱的,现在不但钱没挣到,手艺没学到,还给他们带回去这么个祸害,我虽然混账,但是也于心不安呐。

“不说别的,当时可是你让我去送人的,你不让我送人,我也看不见这个小鬼,看不见这个小鬼,她也不会缠上我,说到底是你害的我,这事,你得负责到底。”我说道:“小爷在这个地方也不是混白饭的!”

“哎哟哟,啧啧啧,小子不知所谓呀。”师父磕磕烟袋,抹了抹嘴巴笑道:“你要真跟我掰扯,那我就好好跟你掰扯掰扯,这个小鬼,你当时从店里面出去的时候,就已经跟上你了,我好心让你送她走,谁知道你又不听我的话,到头来,你怨得了谁?”

师父这一说,原来这祸事都是因我而起,我反而没有什么说辞了,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

“行了,别傻站着了,收拾收拾,天要亮了。”师父说着,转身走到院子里面,背着手嘟囔道:“天要起风了,要起风了啊。”

5:

我这个时候也按照师傅说的直接进去收拾东西了,可是师傅这一晚上算上我也是接了三个客人的,可是这地上的头发怎么都不见了?

我这个时候觉得这个三更理发店还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在我们这个小山村,虽然说这也是个有名的地方,但是我不能为了逞能而丢了我这条小命不是?

我也下定了决心,等一下就和师傅说,我不干了。

反正我来这里的初衷也就是为了能多赚点钱,现在想想干什么不能赚钱啊,这三天两头的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东西打交道,我心里还真的承受不住。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去找师傅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师傅人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这个时候本来就害怕着,然后师傅还不见了,说实话我真的想要就这么一走了之,直接回家算了。

大不了我就和邻居那个叫什么大虎一样的去城里打工算了,这小姑娘能在镇上跟着我,我还就不信等我到了城里之后她还能跟着我。

我刚收拾完东西准备离开,这个时候我就看到师傅从外边走了进来,而且这个时候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大堆纸钱。

“瓜娃子,你这是要回去?你就不怕连累你爸妈?”师傅看着我收拾好东西准备走,就直接问了我一句。

可是还没等我回答,师傅这个时候就直接走到了屋子里边,到了屋子里边之后他就开始折纸钱了。

我不知道师傅折这个纸钱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已经拜师了,总不能我傻站着,然后看师傅干活吧。

我走过去之后也开始帮忙折纸钱,这个时候师傅看着我,不过他这个时候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

“三儿啊!你不是打算回家吗?怎么还在这帮我折纸钱?”

我没有回答他,其实我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从他那张脸上就能看得出来他什么都知道。

这是我来三更理发店的第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和传闻中的不一样,不过来这里第一天我就惹上了大麻烦,以后还不知道有什么事呢!

师傅,你帮我解决了那个小女孩吧,到时候我就离开这里。我真的是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

我知道师傅是一个特别奇怪的老头,每一次你跟他硬来的时候,他都能说出来比你还硬气的话,所以我这个时候决定来软的。

师傅听完我的话之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敢看他的眼睛,而且手上的动作也不敢停。

我本来以为折纸钱是一个非常快的活,毕竟以前我也没少帮家里大人的忙折这种东西,但是师傅拿回来的这些纸钱好像怎么折都折不完的样子。

师傅看着我没有说话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也开始折手里边的纸钱。

但是这纸钱就和我当初感觉出来的一样,好像怎么折都折不完。

如果说是普通的纸钱的话,这早就应该折完了,这纸钱肯定也有古怪!

我这个时候抬头想要问问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当我抬头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师傅那张和树皮一样的脸,而且这个时候他的表情还非常的严肃!

“三儿,你既然来我这里了,你就得知道我的规矩,虽然说你并没有行三叩九拜的拜师礼,但是你拜师了,师傅没说你出师,你就不能离开。”

师傅说完之后我愣了一下,虽然说我是生活在村里的人,我也没怎么上过学,但是我知道规矩。

这么说我是一时半会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了,不过师傅这么说是不想要让我离开?难道说我还是什么可塑之才?

想到这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还真的是非常的不要脸的,不过这村里这么多人想要拜师傅为师,就我一个成功了,这也能说明点什么东西吧。

可是我不想留下也是真的,每天晚上都经历一下这种事情的话,我估计我真的要不知道少活多少年了。

“三儿,你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要听,什么也都不要管!这都是你自己惹上的东西啊……”

师傅这个时候的话特别无奈,我听起来也特别的不舒服,我感觉这就是我自己没有弄明白然后惹上大事了,还不想要承担后果。

不过,我就算是再能耐,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咋说也都不是我能承受的啊!

师傅看着我没有说话,又说了一句:“三儿,如果你真的想要离开的话,为师尽量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然后你就走吧。也算是我看错人了!”

师傅的这句话说完之后我就真的是打心眼里不舒服……

可是让我就这么留下的话,我也不能就这么留下啊!

我还没等回答师傅的话呢,这个时候我就看着师傅拿着笔在往纸钱上写东西。

而且刚才那些我怎么折都折不完的纸钱师傅就在跟我说话的这一小会的时候就给折完了。

我这个时候觉得这纸钱的数量明显的不对啊,我刚刚明明折了那么多,师傅面前怎么就只有一小摞!

我走到师傅的旁边,师傅这个时候往之前上写的竟然是我的名字!

师傅,你先是让我躺在棺材里,这又在纸钱上写我的名字,你这是纯心想要咒我死是吧!”

师傅听到我的话之后抬头看了看我,然后朝着我使了一个我看不懂的表情,再然后就是继续低头继续他手里边的动作。

这个时候公鸡也开始打鸣了,太阳也升起来了,我想要出去晒晒太阳,但是当我刚迈出门槛一步之后,我就感觉我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在泛疼。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火烤的一样难受,我没有办法只能退回屋子里边。

这个时候师傅也写完了名字,然后就拿着去十字路口烧了,这大白天烧纸钱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可是师傅到底为啥要给我烧纸钱?

6:

我静静的看着师傅在十字路口烧着纸钱,说实话我这个时候心里特别的不舒服,白天烧纸就够奇怪的了,更奇怪的是师傅是在给我烧纸。

当然最最最奇怪的事情就是为什么我晒太阳会有一种皮肤被烤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可不好。

这些话我不敢对师傅说,而且我又不能回家,我可没有忘了师傅跟我说过的,如果我回家的话,那个小女孩就会去祸害我的家人。

我现在到底要怎么办我还真的是想不明白了,现在我就只有我师傅了,就算是我想要离开的话也不能离开了!

师傅烧完纸回来了之后就回来了,当然他回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就异常的严肃。

我在看到师傅这个表情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是一抖,我不知道师傅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事,如果知道了的话,他要赶我走怎么办?

但是我忘了这件事情是因为师傅而起的,他肯定是不会赶我走的。

“三儿,你过来!”

我没有想到师傅刚进屋就直接叫我过去,虽然说我不知道他叫我过去到底是干什么,但是我还是乖乖的走过去了。

我在过去之后师傅就直接递给我了一个茶杯,我这个时候以为师傅是想要请我喝茶呢。

可是就在我伸出手想要借助茶杯的时候,茶杯却掉在了地上,而且是穿过了我的手直接掉在了地上。

我这个时候愣住了,为什么茶杯可以穿过我的手,又是为什么可以掉在地上?

我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我这个时候觉得好像我正在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我记得我娘之前说过,梦里的人是感觉不到疼痛的,我这个时候掐了一下我自己的大腿。

这太他娘的疼了,这不对劲啊!

我不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茶杯可以穿过我的手直接掉在地上,难道说我已经死了,难道说?

想到这的时候我真的是不敢抬头看师傅,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没有脸面见师傅

如果要不是那个时候师傅趁着我还睡的迷迷糊糊的就跟我说我不要回头,如果那个时候师傅把我回头的后果再说的严重一点。

可能现在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吧,但是这能怪谁呢?

我会死,这是师傅一开始就跟我说的,但是我却根本就没有在乎师傅说的话,这个时候看来我还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三儿,你已经感觉到你身体上的变化了吧!哎……”师傅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

我能感觉到师傅心中的那种无可奈何的感觉,但是我这个时候想的更多的是,我为什么会这样,还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但是在问这些的时候,我想要问问师傅,我是不是已经……

“三儿啊,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你去看看那口棺材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按照师傅的话走过去看了一下那个棺材,不看还好,这一看我真的就是吓了一跳的。

棺材里边躺着的人就是我没有错,我左边耳朵下边有一个小小的胎记,这不是谁都能模仿的。

可是如果我躺在棺材里边的话,现在跟师傅说的话我又到底是谁呢?

我这个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块要塌下来了,而且塌下来的碎片全部都压在我身上,压的我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三儿,你不用太紧张,这个棺材叫做聚魂棺,你既然叫我一声师傅,我就不能让你这么横死在这里!”

师傅这个时候的话让我觉得我自己还真的不是人,我可明明记得那个时候我是想要离开师傅的,我根本就不想要在这里继续呆着。

但是师傅这个时候却想要救我,他还说我叫了一声师傅,他就不能不管我。

这么比起来,我还真的是那种我以前自己最讨厌的,就和隔壁花姐一样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师傅,我知道你跟我说什么都不要问,但是我这个时候真的想要问一下,我还能恢复正常吗?”

师傅非常厉害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同样也知道师傅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办到的!

师傅可以把我留在这里,但是他能让我死而复生吗?显而易见的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子,你不要想这么多了,师傅既然说不能让你横死在这里,就绝对不会让你就这么走的!”

说完之后师傅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直接拿出来了一张黄符,这黄符和我小时候看到的一个道士用过的一样。

师傅不应该就是一个理发店的店主吗?他怎么会这个的?

这是我心里一直以来的一个迷,直到最后我都没有办法问出口,后来我被师傅赶出去了,那个时候不管我怎么想要留下,师傅都说不行!

“小子这七天你给我在棺材里边呆好。我知道有点没趣,但是不管你做什么都好,你必须呆在棺材里边,七天之后师傅保证你恢复正常,到时候如果你真的不想要留下就回去吧!”

师傅说这些话的时候让我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如果师傅没有说那些话的话我肯定是会离开的,但是师傅这个时候都说了那些话了,我怎么可能会离开。

在这个村子里边所有人一直都相信的一句话那就是滴水之恩必须涌泉相报。

看着师傅这样应该是没有子嗣的吧,以后我就给他养老送终照顾他就好了!

我在棺材里边躺了七天,这七天我差不多是数着时间过去的,第一天的时候我还时不时的想要问问师傅过了多久了,但是从我进棺材的那一刻我就没有再见到师傅

七天之后师傅直接打开了棺材盖,然后看着我就笑了!

“你小子还真的是心大,这都能睡着!”

看着师傅脸上的笑容我这个时候也从棺材里边坐了起来。

然后师傅就示意让我出来走走,出了棺材之后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棺材里那个人已经不见了,我应该是已经恢复正常了吧!

7: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你要在这棺材里边睡足七七四十九天才行,四十九天过去之后你就可以真的恢复正常了!”

师傅说完这句话之后还咳嗽了一下,然后他用手还捂了一下嘴,之后他就把手背过去了。

虽然说师傅的动作很快,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师傅手上的血渍!

师傅咳血了,师傅咳血了,师傅咳血了……

这五个字一直在我脑子里边旋转着,好像不管是我做什么都会一直跟着我一样。

我第一次见到师傅的时候师傅虽然说看起来是那种弱不禁风的老头子的样子,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师傅的身体还是非常好的。

可是这个时候师傅竟然咳血了,而且这七天我根本就不知道师傅到底在做什么,但是我心里知道师傅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

师傅告诉我休息一下吧,晚上还要开店!

晚上的时候是我去叫师傅的,我没有敢直接推门进去叫,就在门口不停的叫着师傅,好在没有两声师傅就回应我了,要不然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我会胡思乱想什么。

师傅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我就直接拍了拍我的脑门,然后冲着我大吼了一句:“我跟你说我这个门很贵的,你那么使劲别给我拍坏了!”

听到师傅的吼声之后我觉得师傅还是这样的好,虽然说这样的师傅让我觉得有点太搞笑了,但是却更觉得亲切。

也许我就有受虐的倾向吧,但是师傅这样确实是让我更开心就对了。

师傅看到我的样子之后什么都没有说,洗漱之后就开了大门。

师傅打开大门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个小女孩抱着布娃娃站在门口,好像就是在等师傅开门的样子。

师傅看到小女孩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就蹲下来好像是非常慈祥的看着小女孩,更重要的是他还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虽然说那天师傅给我看的报道上小女孩并没有死,但是小女孩没死的话怎么别人看不到她,只有我和师傅能看得到?

“爷爷,妈妈说过的骗人不是好孩子的!大哥哥明明就在这里,你为什么要跟我说他回家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小女孩还用手指了指我的方向。

师傅听到这些话之后表情都没有变,当然他这个时候也没有回答小女孩的话,不过我从他的眼神里边看到了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怪爷爷,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我只是想要回家,大哥哥可以带我回家……”

我这个时候听到小女孩的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叫我可以带他回家,如果不是那个时候师傅让我去送她的话,我也不用在棺材里边睡觉了,而且一睡可就是一个半月。

“小朋友啊,这都好多天了,哥哥回家了,但是也会回来的啊!我跟你说那个大哥哥是爷爷的徒弟,他不知道你家在什么地方的!”

师傅这个时候的语气尽量温柔的说着,但是小女孩听到他的话之后还是哭了起来,而且还不停的说着我要回家几个字……

我觉得我整个脑袋都大了,我从小到大可是被家里宠大的,而且我们这批80尾巴90初的孩子,最讨厌的就是孩子哭。

这个时候师傅也没有办法了,我能看到师傅求助的目光,可是让我哄孩子的话,我也真的是不在行啊。

但是就这么听着孩子哭的话我真的也听不下去,更何况有个孩子就这么在门口哭的话,别的客人到底要怎么进来啊。

师傅,要不然我再送一次?”

我刚说完师傅就直接说话了:“不行,这种事情只能做一次,本来想着做一次你损失一点阳寿以后说不定有什么机会可以补回来……”

师傅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了,毕竟和少活几年相比,听这个孩子哭更好一点,但是我真的是有点听不下去了啊!

就在我马上就要忍不住的时候,理发店的门口出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是非常喜欢这个小女孩的样子。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母性的魔力,没有多长时间这小女孩就停止了哭声,哭声停止了之后她还和这个女人玩了起来。

师傅这个时候把我拉到了一边!

“这个女人就是小女孩的母亲,但是因为她刚刚死了不长时间,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她生前的记忆,所以她想不起来小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第一天师傅可是告诉我什么都不要问的,我没想到这个时候师傅竟然主动的跟我解释起来了。

不过这小女孩的妈妈都出现在这里了,直接让她把小女孩带走不就可以了吗?

师傅,那你就直接告诉这个女人,她就是小女孩的妈妈,然后让她把小女孩带走不就完事了吗?”

说完之后我才想起来,那篇报道上不是写了吗?小女孩的母亲已经死了,还有刚才师傅说的话,那么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

想到这的时候我感觉我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有人说过越是穷样僻壤的地方就越是迷信,虽然说我们这边跟那些非常穷的地方比要好那么一点点,但是用穷乡僻壤四个字来形容我们这里还是非常贴切的。

所以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不相信鬼魂的存在,就算是去外边打工回来的人也都要去去晦气才能进村子的。

“三儿,这里边有很多事情不是一言一语就能解释明白的,以后你要慢慢学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这么说,但是想到以后我可能和师傅一样要接触这些东西,我就觉得不舒服。

师傅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理会我,而是去招呼那个客人了,当然他还没有忘了让那个客人陪着小女孩玩。

头发弄完了,女人非常的满意,不过这也到了她要走的时候了。

我本来以为小女孩可能会跟着那个女人走,但是却没有,这个时候师傅直勾勾的看着小女孩,我想他一开始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吧!

师傅,要不我们帮帮这小姑娘把!”

8:

“帮,你说怎么帮?你现在要告诉那个女人她生前的事情她会直接变成厉鬼的,到时候我们这个理发店还能不能有都不一定!”

我还真的蜜柚想过最后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但是同样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为什么师傅懂这么多呢?

时间过了大概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每一天小女孩都过来报道,但是她和第一天不一样,就是在门口坐着,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而且让她进店里来,她也不进来。

师傅,这小女孩是在等什么人啊?”

师傅这个时候看了看小女孩,然后他就笑了,这个笑容让我觉得师傅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事情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她应该已经想起来了,所以她在等她妈妈!”

说到这的时候我愣住了,什么叫她已经想起来了,难道说一开始见到女人的时候小女孩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她妈妈?

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感觉我的脑子里边好像是被装了不知道多少斤浆糊,要不然怎么这么多事情我都想不明白呢。

这一天马上就要关门的时候,那个女人又出现了,不过这个时候的她和我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不一样。

这个时候的女人身上的衣服是破破烂烂的,而且皮肤上好像还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留下来的血痕,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刚刚打了一架一样。

我想要问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师傅这个时候却给了我一个闭嘴的眼神,然后让我看看墙上挂着的东西!

我这个时候也明白了,最近我确实是有点放肆了。

我刚来的时候师傅可就说过了,我不管看到了什么都必须要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不管是我听到了什么都必须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问为什么。

可是最近我在问的时候师傅可都回答我了啊,这让我觉得师傅在第一天跟我说那些只是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而已。

小女孩看到女人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我本来以为她回哭的,但是她这个时候并没有哭。

小女孩把小熊放在了旁边的地上,然后从自己的小裙子上撕下了一块布,给女人擦着她脸上的血迹。

这是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样母女情深的场面,但是我想象如果是我的话,我也许根本就不会这么做吧。

我也许就会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然后到了最后还是要等妈妈来安慰我。

这么想起来的话,我可能还真的都不如这个几岁的孩子!

“大哥哥,对不起最近一段时间打扰你们了,我要和我妈妈离开了,对不起大哥哥,我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其实我觉得小女孩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很过分的事情,虽然说是她让我变成现在这样的,但是本质上好像都是我自己作死。

而且如果不是我的话,说不定她和她妈妈可以更早一点团聚也说不定!

小女孩的母亲这个时候拉着小女孩想要离开,但是这个时候师傅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看你这样,留下来休息一下再走吧,现在这样别说保护你女儿了,就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

我还不知道师傅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肠了,但是女人听到师傅的话之后差不多就把师傅当成恩人一样的跪谢了。

女人在这里呆到天亮才带小女孩离开,临走的时候师傅还给小女孩塞了几块糖,不过我也不知道小女孩到底能不能吃到!

也许她根本就吃不到吧,但是这几块糖应该能给她留下一个好的回忆吧。

师傅,我们店里怎么会有糖啊?”

“以前有的小鬼来理发的时候不听话我就会给他们吃一颗,然后他们就都老实了!”

师傅这个时候还笑着看着女人还有小女孩离开的方向。

我看到师傅的表情好像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知道了这家理发店存在的含义了,师傅也许就是想要让有些不能安息的鬼魂安息吧。

但是我这个时候脑子里想的还是师傅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

“小子,最近你问的问题我都回答了,你在知道这些之后还打算留下来吗?你想的没有错,这三更理发店就是给鬼魂理发的地方!”

我没有想打偶师傅这个时候会问这样的话,其实到底是离开还是留下我真的也没有想好,但是我好像不想离开。

师傅看到我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又补上了一句:“算了,我也不勉强你了,反正还有时间,这些天你好好想想吧!”

师傅并没有用我收拾东西,反正那些鬼魂的头发都会自己消失,其实我都不知道师傅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意义,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这对于师傅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吧。

是不是也许师傅在这里开一家这样的理发店也是为了等某些人呢?

想到这的时候我好像是能理解刚刚师傅看着女人牵着小女孩的手离开的样子了,师傅看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师傅啊。

记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我都是在给师傅打下手,由于我一直都没有给师傅表态,师傅也就没有教我什么,就让我打打下手。

而从那天之后我也就再也没有看见小女孩还有那个女人了,其实我还挺想要知道那个小女孩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她是找到了她自己的肉体活了过来,还是跟着妈妈一起去投胎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那个小女孩不缠着我才最重要。

很快四十九天就到了,师傅这个时候又一次的问我到底是留下还是离开!

师傅,我虽然真的非常想要离开这里的,毕竟这里有很多我以前不敢理解的事情,不过这么多天我也习惯了,我就留下吧!”

师傅听到我的话之后呵呵的笑了,而且晚饭的时候师傅还给我买了一个烤鸭,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一口都没有动,一只鸭子我自己一个人都给吃完了,吃完了之后我就只有一种感觉,撑啊!

 

搜索建议: 三更理发店  理发店  
奇闻

 中国发射第一枚洲际导弹

导弹,作为一种军事装备,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而导弹也有很多种分类,根据各种不同的特征,划分成了很多不同种类的导弹,其中就有一种叫做“洲际导弹”。...(展开)

kuaihz.com